17 April 2006

寂寞乒乓

咚﹗咚﹗咚﹗

下午三時,埋頭法文書中,用剛買來的法 - 法字典讀生字時,走廊傳來「咚﹗咚﹗咚﹗」

住在這座巴黎的留學生宿舍城裡,每天怪事不絕。例如︰
-- 半夜四時火警鐘突擊
-- 推開廚房門一片煙雨淒迷
-- 電視房plasma不翼而飛
-- 微波爐被放置計時炸「蛋」
-- 隔牆男生鄰居的房客時男時女
-- 每人說著自己友才聽得明的法文
-- 喝醉酒開錯房門的鄰居
-- 不時傳來的印度民歌 喳喳喳
……

但如些滋擾得來有節奏而清脆的「咚﹗咚﹗咚﹗」還是頭一遭。

打開房門看過究竟。顯然,對面房間的越南學生關上房門,正在玩著「一個人的乒乓」,真無聊﹗來到巴黎竟然一個人日光日白關在房裡和房門玩乒乓﹗

正想叫他停止時,回心一想,這個學生很可憐,他一定是很寂寞﹗星期日,一個人,極無聊。他一定很想快些回家,恨死這個城市。這是留學生的另一個寫照,不管身在何處。

這座宿舍大部份是非洲學生,亞洲是第二大人口,其次是一些白人。但非洲學生和亞洲學生對彼此的文化認識淺薄,興趣亦不太,所以大家交往不多,各自為政。亞洲學生中以中國學生佔多數,香港來的有三人,其他都是大陸學生,為數不少。亞洲學生彼此間亦不相往來,每人生活在自己的同族圈子裡,五大洲七大洋的都按比率地投放到這幢五層樓高的宿舍裡。

來到一個人生路不熟的地方,再加上語言不通,初到時,確實讓人苦惱徬徨。我到現在還處在七成聾八成啞的狀態,遇到激氣事時更加是啞子吃黃蓮,幸好,這樣的事只在我身上發生過一次。但語言不通,已足夠令人與社會隔絕。很多留學生沒有自己的電視機,公共電視房裡永遠是看不完的球賽﹗聽收音機亦是一知半解,於是大家漸漸對世事不聞不問。記得去年十一月發生騷亂時,我因聽不明白收音機的報導,周圍向其他房客詢問詳情,竟然沒有人知道發生騷亂。這座巴黎國際留學生大學城 (cite internationale universitaire de Paris) 恐怕是現時與「世外桃源」最近磅的地方了﹗

如果我們還相信研究生尚是有些許智慧的一群的話,那這位「獨自乒乓」的人兄可說是無聊到極點了,他的「咚﹗咚﹗咚﹗」,我們可以暫時解說為 「S﹗O﹗S﹗」

1 comment:

david law said...

真是特別的舍堂!